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

发布时间:2017-05-31
来源: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

/高思嘉

(回民区地税局)

母亲的头发已经花白,额头眼角的皱纹深深浅浅,由于头痛一直紧蹙着眉头,一脸的病容越发显得苍老。我坐在母亲的病床旁,凝视着面前的母亲,突然眼睛湿润,背转身,任一汪泪水夺眶而出。

一周前的那个下午,母亲突发脑出血送往医院,接到哥哥的电话,我一把拉起儿子,急匆匆赶往医院。那一刻,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中午从母亲那里离开的时候,母亲还好好的,叮嘱我照顾好孩子,慢点开车,怎么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母亲就病倒了?我来不及细想,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在颤抖,奔往医院的路似乎一下子变得那么远。

经过一系列CT、核磁、造影的检查,不幸中的万幸是,母亲出血状况不是很严重,出血部位也不在要害地方,所以母亲四肢活动未受影响,意识也清醒。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暂时得以放下。大夫说,这样的病至少需要住院半月有余,靠慢慢恢复,且大小便都不得下地,作为女儿的我,责无旁贷日夜陪床左右。

起初,母亲因头疼基本不吃东西,每日只喝一点稀粥,哥哥买了饭母亲总是稍微吃一点,也是为了安慰我们,母亲尽可能不在我们面前显示出难受,但我还是能从母亲频频紧蹙的眉头看出母亲被病痛折磨的痛苦。陪床的时候,我尽量让母亲舒服一点,时不时给母亲搓搓背,揉揉腿,捏捏脚,可是母亲总是担心我会累着,不住地示意我坐下来休息;每每照顾母亲方便的时候,母亲更是一脸难为情地看着我,嘴里嗫嚅着“唉!人老不中用了,尽给你们添麻烦。”看着母亲像个孩子似的神情,我的心不由得一阵阵酸涩。

早在八年前,母亲曾患脑梗,这些年来一直时好时坏。我虽揪心,但总是忙于工作不能常回去看望。依稀记得,那一个周末晚上,母亲说起了她的病,说在父亲的陪伴下去了医院,但由于二老年迈,到了医院更是两眼一抹黑,都不知道该挂哪个科,所以两人白白跑了一趟。母亲还说,有很多话想和我说,可我每次都着急慌忙呆不了多久便离开了。倒是母亲每次见了我都嘱咐我注意身体,不要太拼命。记得上个星期天,母亲打来电话怯怯地说,在家憋闷,想让我带她出去逛逛商场。那时,我正在单位加班,不假思索地打断了母亲的话“妈,我在加班,哪有时间陪您逛街啊,您需要什么,我买给您”。母亲安顿我按时吃饭,然后轻轻挂了电话。如今想来,作为女儿,我原来忽略了母亲太多的感受。反而是母亲,一直关心惦记着我,在我的孩子出生后,母亲不顾年老有病一直帮我照看孩子,我才得以安心踏实地工作,直到儿子上了幼儿园,母亲才得以稍许清闲。这些年来,我早已习惯了母亲对我的照顾,工作累了,就想吃母亲做的饭菜,母亲不管多累,都张罗一桌可口的饭菜等着我。现在,母亲突然倒下了,我才意识到母亲确已老了,年迈的母亲早已到了需要儿女为她撑起一片天的时候,如今的母亲更像一个需要呵护需要照顾的孩子,而我竟忽略了那么多。

母亲住院的日子里,我和哥哥日夜陪护,终日守候着母亲,为她刷牙,洗脸,喂饭……经过一周的治疗,母亲的病终于稳定下来并日渐好转,这使得我们感到莫大的欣慰。我写此文时,母亲依然卧病在床,在接受后期的康复治疗。我庆幸自己没有远走高飞,在她最需要的时候,能守护在她的身边,用我的全力以赴去诠释“乌鸦反哺”的真谛。尽管我清楚人的生老病死就像四季年轮,是我们无法抗拒的自然规律,但我还是那么渴望父母能陪我久一些更久一些.........

窗外,华灯初上。我在想,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儿女大约都是亏欠父母的,即便我们再孝顺,也还是远远不及父母对我们的疼爱。这些年我只顾忙于工作,忙于应付自己的那个小家庭,竟忽略了父母太多的感受。此刻,我轻轻握着母亲的手,告诉自己,也告诉母亲,今后我会回到母亲身边就像小时候母亲陪伴我长大一样,我要好好陪着母亲,听她唠叨,陪她说话。其实对于父母来说,所谓爱,不过是希望儿女多一些时间陪伴他们,让我们腾出更多的时间陪伴父母吧,莫等“子欲养而亲不在”,那个时候一切都将来不及。

 

  • 附件下载: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