芙蓉隧道随想

发布时间:2016-08-31
来源:内蒙古自治区地方税务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耀武/

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,我走出高崎机场,站在廊檐下,雨如万条银丝从天上飘下来,屋檐落下一排排水滴,像美丽的珠帘。微风吹过,珠帘斜了,雨水轻抚着我的脸颊。远处雨线像一根根的细丝奔向草木、墙壁,雨水洒下来,各种花草的叶子上都凝结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。远处的高楼在雨珠的幕布下显得比较模糊,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映入眼帘。

 

厦门已是我第二次来到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,上一次是三年前的冬季,冬季对我一个北方长大的人来说,就是灰色的,光秃的树干,枯萎的花草,裸露出黄土的背影,远处的大青山,像一座灰色的屏风阻挡住南下冷空气的步伐。而厦门的冬季,仍然可以用色彩缤纷去形容,红色的屋顶、白色的墙、高耸的梧桐与凤凰木错落有致,鲜艳的三角梅仍在绽放,绿色的草坪覆盖着大地,在海风的轻抚下,湛蓝的天空找不到一丝瑕疵。同伴的一声招呼将我从回想中拽回,我疾步追上队伍。

 

这次厦门行的目的地是厦门大学,一所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大学。老天可能也在眷顾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,近一个月的连阴雨在我们到达的第二天就云开雾散,露出久违的阳光,走在幽静而又漫长的思源谷欣赏着三角梅的争相斗艳,坐在上弦场的看台上迎着海风,看着球场上不同肤色的学生进行着激烈球赛,站在碧波荡漾的芙蓉湖边,远眺湖岸那边窃窃私语的情侣,厦大的一幅幅美景通过我的双眼,全角度的映射,刻画在大脑的存储器中。 

 

夕阳的余晖已被高耸的梧桐树拦住了视野,映在地上出现了长长的身影,我和同伴信步走在狭窄的小路上,身边的人与车接踵而至,搅乱了我观赏景色的心情,穿过一排老式学生宿舍,看见左边小道上机动车的禁行标志,我疾步过去,想第一时间把繁杂甩在身后。转上小道,虽然把汽车隔离在外,但人群仍未减少,而且有增长之势,抬头看去原来是芙蓉餐厅。正是饭点出出进进的学生把小路堵的严严实实,我利用人与人之间的空隙,左插右绕终于突破了防御线。小路继续前行,眼前的一座大山挡住了视野,山上密密麻麻地长着一些不知名的树种,一条黑漆漆的隧道在山脚下穿行而过,隧道顶端的四个字呈现在眼前------芙蓉隧道。

 

由于光线的原因,刚进入隧道,眼前一片黑暗,只看见头顶有一溜向里纵深的灯光。隧道的人流不算多,随着缓步前行,眼睛慢慢地适应了这里的光线,隧道两边的涂鸦也映入眼帘,各式各样色彩鲜艳,有描绘爱情的,有回忆青春时光的,还有展望理想抱负的。作者的身份也不尽相同,不仅有刚入学的新生和即将告别校园的老生,还有毕业多年怀揣着对祖国、对母校敬意的游子,他们在这条隧道中抒发着自己的情感,同时也在与过往的人们诉说着他们的青春历程。

 

一块块大小一致涂鸦像是受阅部队一样,整齐喷涂在隧道两边,一眼望不到边,等待人们的检阅。两名身穿牛仔服的学生,正在对一幅未完成的作品进行着创作,其中一名女学生站在梯子上书写着文字,放大了的宋体字像是打印机打上去的一样,衬托着白墙显得那么有力、那么工整,下面的男同学在对图画进行着最后的修饰,京剧的脸谱在他的手下渐渐清晰、栩栩如生。他们的身上及脸上分散着不知什么时候粘上的各色颜料,但他们没有停歇仍然在认真的创作,没有话语的言表,只通过眼神进行着交流,过往的人群并未扰乱他们思路,看着他们对传统文化的喜爱,对作品的执着,一种敬意油然而生,在这个人心浮躁的时代,人们在哈韩、嘻日的大潮下,又有几人能够喜爱传统文化,能够静下心来去研究一个传统学科。

 

幽深的隧道里人来人往,已分不清游客与学生,但我能够分清他们要去的方向。隧道在向前延伸,向着亮点聚集着,涂鸦也在隧道的聚集下汇聚成一点,置身其中我仿佛进入了时空隧道,这时我成了图画中的主角,从一个故事进入另一个故事,不停地在变幻身份,从青春到暮年,感受着不同地域、不同年龄、不同文化所描绘的人生、梦想。

 

忽然间觉得肩头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些,我打了个了冷战,同伴笑着看着我,对我说走累了吧,喝杯咖啡吧,他扭过身子走进了一家叫惜夕湾的咖啡厅。我坐在实木凳子上,看着咖啡泛起的奶泡,品着拿铁的味道,刚才的经历历历在目。

 

短暂的厦门时光结束了,坐在返程的飞机上,透过小窗看着渐渐远去的城市,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,我不停的在回味、不停的在找寻,但怎么也找不着在芙蓉隧道的感觉了。耳边机翼的轰鸣,扰乱了我的思绪,我怀着沮丧的心情渐渐睡着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呼和浩特市地税局直属一分局

 

  • 附件下载:
相关链接